一世之尊第四十六章嚣张的马匪搭配

2020年05月29日 • 中药养生 • 阅读 0

一世之尊 第四十六章 嚣张的“马匪”得意“张狂”了一阵,孟奇收起秘籍,继续搜寻着沈醉的帐篷,可惜没有更多的发现了,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心

一世之尊 第四十六章 嚣张的“马匪”

得意“张狂”了一阵,孟奇收起秘籍,继续搜寻着沈醉的帐篷,可惜没有更多的发现了,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心满意足,四本开窍期的功法、剑法,一招开窍期里也算可以的搏命剑法,一把利器,七七八八加起来,至少有个六七百善功了,抵得过一次轮回任务的收获,而且还有地契、房契、宝石等让自己现实生活舒适的事物。

若非急着救小师弟,孟奇真想现在就开始自己“马贼猎人”的生涯,当然,这也是一份危险的行当,差的马匪没什么好货,厉害的又得冒生命危险,沈醉这种刚好被自己吃掉的属于少数,而且做的次数多了又容易引起马贼的同仇敌忾,绝对会被围剿。

不过,这怎么也比轮回任务好,至少没有强迫性,见势不对,可以立刻远扬。

吐了口气,孟奇将暗藏于左手袖口的“天罗地”整理了一下,免得暴露出来――正常战斗时,既然有这金属暗器的克星,孟奇自然会做好准备。

如此一来,大部分暗器对孟奇的威胁性就很低了,首先得过“天罗地”这一关,其次还得打破金钟罩的防御。

所以,孟奇才没有一见沈醉就急吼吼地劈一刀“断清净”、“落红尘”,或者干脆发一张“阎罗帖”,绝招之所以叫绝招,底牌之所以叫底牌,是因为使用它们的代价极大,或者用过就无,若是绝招能随随便便施展,那就不叫绝招了,而是正常招数,是自身实力的寻常体现,从根本层次上碾压了敌人。

“断清净”和“落红尘”消耗极大,一招之后,仅余普通战力,若是出了什么变故,很可能就不得不用出“舍身诀”了。

这种自燃精血、摧残自身的法门,一次比一次反噬严重,用得次数多了,必然根基不稳,留下难以弥补的隐患,纵使有六道轮回之主帮忙修复,焉知它不是更大的隐患?能少用当然得尽量少用。

至于“阎罗帖”,乃搏命招数,有进无退,有前无回,难以控制,无法收力,很可能就直接杀掉沈醉了,而沈醉死了,自己找谁打听情报去?

出了帐篷,孟奇看到顾长青笑得傻兮兮地呆在那里,身上背了一口剑和一个小包裹。

这傻孩子,收获颇丰啊……孟奇心情轻松地想道,顾长青在顾家堡亦非什么受重视的子弟,开窍以后外出游历也没有兵器和财物赏赐,刚才那名马匪的长剑虽然不是利器,但也好过他现在这把,至于珠宝财物上的收获,那就更不用说了。

孟奇没有打断他的“美梦”,抽出冰阙剑,小心翼翼地割起沈醉的头发。

“你要再次乔装?”顾针对用户群长青回过神来,抹了抹嘴角,疑惑地问道,直接用布包头不就行了吗?干嘛要做假发?

他也没有问孟奇的收获。

孟奇点了点头道:“纵使用布包头,日常相处下来,还是不难发现无发。”

“日常相处?我们需要和马匪日常相处吗?”顾长青更疑惑了。

孟奇笑眯眯地抬头看着他:“对,马匪当然得和马匪日常相处。”

“啊,马匪?”顾长青先是惊讶,接着若有所思地道,“我们假扮成马匪过去?”

“是的。”孟奇轻快地回答,“虽然真慧已经被元孟支捉住,但邪刀追杀令的目标是我,所以,肯定还有不少马匪会往那条路线赶去,跟在元孟支附近,看有没有机会捡个便宜,扬名立万,并得到则罗居的承诺。”

根据顾长青之前的介绍,元孟支乃开了九窍的强者,有一名八窍副手,还有四五名七窍、六窍的手下,其余开窍之人更是不少,是瀚海之中一股不容小视的势力,真慧被他抓住后,大部分马匪估计都会相信:邪刀追杀令上的家伙要么不来救,要么必然被他抓住,因此,隔得较远的马匪,宁愿留在自身地盘,不浪费时间,说不定那家伙从自己这边经过被发现了呢?

而离得近一点的马匪,不难有撞撞运气的想法,那厮能杀掉白头秃鹫,哪怕再多巧合,实力也不容小觑,说不定元孟支一时失手,只是重创了他,被他跑了呢?

到时候,被谁撞到就是谁家祖上积德!

再说,永远不缺乏“新入行”又实力颇强的马匪,他们迫切地渴望扬名立万,从而拉起属于自己的马匪队伍,这样的“盛事”岂能错过?纵使抓不到孟奇,马匪云集时,打败或杀掉几个成名已久的首领,自身就威名远播了!

这种“新人”,不懂规矩,也不讲规矩,孟奇想要假扮的就是他们。

顾长青点了点头:肖骁更是直接与蔡康永、高晓松等对峙叫板“言之有理,瀚海广袤,马匪多如牛毛,彼此不识的反而是多数,就算则罗居自己,恐怕也认不全效忠他的所有马匪头子。”

“哈哈,那我们就出发去‘追捕’自己!”孟奇大笑道。

…………

满是砂砾的荒凉之地里,一汪小湖带来了难得的生机,周围长着戈壁常见的扭曲植物,附近分布着一块块风化岩石。

小湖边缘,看不到一只戈壁生物,因为来了一队气势彪悍的人类。

他们全都备着三马,褡裢胀鼓鼓,装满了干粮和长箭,马背两侧分别放着马刀长剑,强弓硬弩等兵器。

领头的是位碧绿眼眸、胡须发黄的男子,他气势沉稳,提着一把弯刀,轻轻跃下马匹,走向小湖。

其余马匪有检查湖水是否正常者,有搭帐篷生火者,有巡逻四周者,有啃了几口干粮,喝了水袋里清水后外出打猎者,有带着一个灰袍小和尚入帐篷者。

“是真慧。”一块风化岩石之后,孟奇用“传音入密”对顾长青说道。

他“黑发”包起,穿紧身长袍,典型的马匪打扮,身上背着“红日镇邪刀”和“嗜血剑”,左手紧握冰阙剑剑柄。

顾长青与他装扮类似,同样用传音入密回答道:“确认就好,你什么时候动手,我好安排退路。”

“先不急,等时机。”孟奇言简意赅地说道。

离开车裂峡后没多久,他们就确认了元孟支的路线是“白山――鱼海”,所以提前在这里缀了上来,一是先确认真慧是否在他们手里,二是孟奇说的“等待时机”――由于元孟支将押解人质去邪岭之事传得沸沸扬扬,孟奇和顾长青不用打听就收到了这个消息,故而他们行走在瀚海时,并没有暴露的机会,加上乔装打扮,出人意料的身份,暂时瞒过了那些只靠一张画认人的马匪。

“等待机会?”顾长青疑惑地皱了皱眉,见孟奇没有要说的意思,与他一起转身走向风化岩石边缘的帐篷。

孟奇收敛住其他想法,边走边思索般道:“长青,你再把那一剑施展一下。”

顾长青知他意思,手中长剑一展,连挽了五朵剑花。

孟奇仔细看着,尽快做出合适的装备忽地拔出冰阙剑,虚点一处:“若我攻这里,如何?”

“是我剑势难御之处,若把握住力气将生未生的时机,我就不得不变招应急了。”顾长青没有隐瞒地说道。

这段时日来,由于红日镇邪刀乃戒刀外形,孟奇没敢多用,找了马刀之鞘,将它与嗜血剑一起背在身后,做出战利品的样子――嗜血剑是沈醉的佩剑,说不得有马匪认识,也不能常用,也得更换剑鞘。

故而,孟奇这几日主要在苦练左手剑,翻阅“赵家快剑”等剑法,琢磨“独孤九剑”,时不时找顾长青“切磋”。

孟奇有所收获般微笑了一下,可刚走到风化岩石边缘地带,脸色就变了。

在自家帐篷附近,躺着三具尸体,好几个马匪正围在那里搜索财物,剥除衣服。

这三具尸体两男一女,一看便是偶然路过这处小湖的部落牧民,可今时不同往日,惨遭聚集的马匪杀害。

在附近,好几处营地建起,不少马匪分帮结派地来来往往,冷眼看着这一切。

正是由于不少马匪队伍已经悄悄跟着了元孟支他们,孟奇和顾长青才完全不怕暴露身份地窥探小湖――这里做过类似举动的家伙,没有半百,也有三十了。

孟奇沉着脸,走了回去,看着那似乎还想奸*尸的家伙,正想找个什么借口动手。

“看什么看?小崽子!”被打扰了“雅兴”的马匪恶狠狠地侧头看着孟奇,他亦是开了眼窍之辈,向来残忍好杀,在周围马匪里颇有点名气。

孟奇也不答话,左手剑一伸,剑快如梭,直指这名马匪的喉咙。

作为一个随时准备杀掉“前辈”扬名立万的新晋“马匪”,还需要为动手杀人想什么借口?

那名马匪完全没料到面前这小白脸半点也也是国家重点支持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稳定、可靠的资金来源没有征兆就动手杀人,一时反应不及,而孟奇使得又是快剑,等他回过神来,长剑已经到了脖子。

他急往后仰,可似乎早在孟奇预料之中,剑尖忽地下沉,从脖子下方贯入了他的身体,一剑毙命。

啪,这名马匪仰天倒地,鲜血泊泊流出。

“你,你懂不懂规矩?”另外一名马匪又惊又愕,抽出马刀,颤抖着手,指向孟奇。

纵使马匪都是刀头喋血的亡命之徒,愿意进行无意义搏命的也少之又少,他们聚在一起时,自然有些不成文的规矩,用来彼此约束,免得火并,可眼前这货,毫无征兆,说杀就杀,眼皮都不眨一下,实在让人心惊!

他看起来很年轻,莫非是那种迫不及待想要扬名的家伙?

这种家伙确实心狠手辣,完全不顾规矩,让人既恨又怕!

不过,瀚海和各位老大会教他做人!

能一直不讲规矩的马匪少之又少,要么死去,要么用鲜血换来成熟!

不管哪一个“行当”,做的久了,总会失去锐气,马匪也一样。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希爱力和双效希爱力哪个好
奥利司他胶囊安全吗
怎么样治疗佝偻病
小孩厌食不吃饭怎么办
间隔心肌梗死
黄冈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