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酒楼吗拳

2020年05月08日 • 中医美容 • 阅读 1

“喂,玫瑰酒楼吗?我是顺发实业有限公司。对,定一桌酒席,八个人,要个包间。我们五点过去,谢谢。”我放下,看了下表,已到下班时间。“王总,

“喂,玫瑰酒楼吗?我是顺发实业有限公司。对,定一桌酒席,八个人,要个包间。我们五点过去,谢谢。”我放下,看了下表,已到下班时间。

“王总,席我定好了,玫瑰酒楼201房间。待会你和客人过去,我走了。”我对从接待室出来的王总说。

王总忙说:“说好的,你一块去。”

“我不舒服。”

“还为上午的事生气?”

“没有……”我头也没回地下楼,泪眼汪汪地回宿舍。

上午,我正在王总办公室汇报催款的情况,刚谈几句,门被撞开,一张凶恶的脸在我和王总眼前出现,她指着王总的鼻子质问:“你说,这些天不回家,上哪去了?”

“我动身刚回来。”王总冷静地说。

“和谁出发?是和于 一块出发的吧,还住在了一起。”

“别瞎说。”王总从老板椅上站起身来,克制着自己的音调,他看了眼惊慌失措的我。

“哼,瞎说,我打来公司,他们说你和于 一块动身了。是不是于 ?我没冤枉你吧?”那张凶恶的脸对准了我,我的目光赶紧避开,不知说什么好。

“我和于 一块出发不假,可我去了南方,于 去了东北。她今天刚回来,正在向我汇报去东北催款的情况。”

“哼,你这话说给3岁孩子听去。”

我掩面跑了出去,听见王总办公室传出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叫和砸东西的声响。

下午上班,王总让我去他办公室继续汇报催款的情况,我汇报完准备离去。王总微笑着看我一眼,沉吟片刻歉意地说:“上午的事,请你别在意。”

我点点头,眼泪还是止不住涌出来,我赶紧转身走了。

这天晚上我翻来复去睡不着,我真不该来这家公司,可是,比较起来,这家公司比那家“迷你”饭店强。那个缺德厂长醉眼迷朦地盯着我,又从钱包里抽出张百元人民币在我眼前晃着:“ ,陪我跳支舞,给你钱。”

“对不起,我不会跳。”我忍着厌恶和愤怒客气地说。

第二天我就离开了这家饭店。1想到那个眼睛色迷迷的厂长和他手里晃动的那张百元钱人民币,我就象吃了只苍蝇似的。

来这家公司应聘时,王总说:“公司目前不景气,你想留下来的话,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我没多加斟酌便留了下来。王总安排我做公关兼管要帐。虽然整天忙的不亦乐乎,天昏地暗,可心里踏实。

我来公司一个多月后的一天,王总出差在外,我正在办公室整理文件,一个中年妇女突然闯进来,不请自便地1屁股坐在沙发上并翘起了二郎腿。她用鄙视的眼光在我全身上下扫描一遍后说:“你就是新来的于 吧?噢,我忘了告知你,我是你王总的老婆。我听说俺先生又换了小秘,我来见识见识。啧啧,确实如花似玉的……”

我看了她了一眼,摔门走了。没想到,她今天又来公司闹这么一场。

过了几天,王总为开发市场又出差了。我在家提心吊胆,生怕他夫人再来公司闹事。王总动身回来一见我就高兴地说:“小于,我考察了一家大型企业的产品,并与他们销售部门的有关负责人进行了接洽,他们销售的产品辐射大半个中国。他们想在咱们市设个办事处,代理销售他们的产品。那样,咱们如果能够成为他们的代理商的话,那么咱们公司就有希望了。”

“那太好啦,什么时候能够谈妥这件事呢?”我心理有股说不出来的高兴。

“他们先要派人来我们公司了解情况,然后再决定。顺利的话,国庆节前后就可以和他们鉴定合同。”王总的眉头终究舒展开了。

晚上,王总请公司十几名员工一块到家风味餐馆撮了一顿,然后舞蹈、卡拉OK。在我们尽兴玩的时候,我发现,王总独自坐在包厢默默吸烟。也许他太累了,我在一旁仔细留意着他,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跳完舞,王总让我帮他叫了辆出租汽车,他说今晚到公司去睡,不回家啦。

半夜,我的响了,吓了我一跳,一看是王总的,我忧郁了一下,接听了,里传来王总微弱的声音:“小于,我感冒了,帮我弄点药来。”

我赶忙起床从抽屉里拿了几片退烧药和感冒药骑车送到公司。原来王总在火车上就感冒了,现在发起了高烧,头烫的吓人。我叫了辆出租车把他送到了医院打了吊瓶。

王总终究和他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判给了女方。离婚是王总提出来的。代价是,他给妻子十万元现金和一套三室一厅的住房。不然女方不同意离婚。

不知为什么,自从王总离婚以后,我发现同事们都用怪怪的眼光看我,有几次我还偶尔听到了同事们在小声议论我和王总。我感到茫然

王总离婚后,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眶黑黑的,脸上的自信被忧郁取代。几个月后,他又恢复了过去的精神状态。我心里才为他松了口气。

王总开始让他的一个小学同学给我介绍对象,不知为何,我一个都没答应去见面。他劝我说,你已经二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应当斟酌个人问题啦。不知为何我顶撞了他一句,你先找了对象后,我再找对象。说完这话后我感到自己的心脏跳的利害。他不以为然地笑笑,好,一言为定。我羞涩地点点头。

我的同乡小梅来找我,我们俩家住邻居。自从我出来打工后,她也跟我来了。我从‘迷你’饭店走的时候也劝她离开饭店另去找或干,可她不走。晚上我请她吃饭,她说饭店老板和他老婆离婚了。我‘嗯’了1声,这种事司空见惯,并不希奇。她又问我们王总为什么和他老婆离婚?我说为了解脱。她好象听不懂我的话似的摇摇头笑了。

晚上我失眠了,头脑里总浮现王总的影子。

那家大型企业派员来我们公司了解情况,回去后很快来,让王总去前合同。我提议为他饯行,他答应了。在光线柔和的酒吧里,耳畔回荡着轻柔、美妙的音乐。我和王总默默地对饮。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失,我们的眼光不经意地相碰又急忙避开。我们相对无言,默默地轻啜着美酒,倾听着音乐,似乎那使人轻松、愉慰的的音乐是我们彼此之间沉默的注脚。最后还是我打破了沉默,端起羽觞来主动和王总碰了一下杯子,温情脉脉地望着他说,王总,为我们公司,我祝愿你……。谢谢你小于,公司能有今天,也有你的一份功劳。等我签合同回来,我回请你一次。而且,我还要让我小学时的同学给你介绍个对象。我希望早日吃到你们的喜糖。

我俩都喝完了酒杯里的酒。我没再说什么,只感到脸上热剌剌的。送他上火车的时候,我塞给他一个包,我说是件刚赶织出来的毛衣,秋凉啦。他接过包,对我说了声,谢谢。我忙低下了头。

小梅又来了我这里一趟,这次她喝多了,告诉我她和老板同居啦,已为老板打了一次胎。我讨厌听这些话。但我心理又疚愧,小梅是跟我出来的,她这样我怎么向她家人交代?但看到她那副无所谓和幸福的表情,我又释然了,这类事太正常啦。她问我是不是看上了我们王总?我没想到她会问我这话,让我尴尬。不过,我冷静地说,有这种可能,不过,我们王总可是堂堂正正的人,不象你们那个老板,小梅点上只烟抽了一口摇头笑了,男人有几个正人君子?你要警惕,可别步我后尘。你想没想?他为何好端端地和他老婆离了婚?难道他没打你的主张?外面可都风传你和你们王总之间的事啦,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我不以为然地打断了她的话,传又怎样?人正不怕影子歪。我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也犯揣摩,对呀,他和老婆离了婚;三番五次张罗着帮我介绍对象,是否是有言外之意呢?还是给我一种暗示?再有同事们那怪怪的眼神和在背后对我嘀嘀咕咕。难道这都是他为我设下的骗局和陷阱?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有天晚上,我看电影回来,看见王总和他那个要给我介绍对象的小学女同学偷着幽会从家酒店里出来后钻进了一辆出租车。俩人挽着胳膊又说又笑,亲昵的象对恋人似的。想到这里,我头一下子大啦,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也许小梅说的有道理。难道有钱人都这么花心吗?我不由悲哀了起来。

王总终究带着签好的合同凯旋归来。当我看到他西服里穿上了我织的那件毛衣后,心里的喜悦胜过了悲哀。而且我相信自己的眼力,王总不是小梅她老板那种人。他把一身漂亮、时兴的女装送给我说,小于,谢谢你给我织的毛衣。请你收下我为你买的这身衣服。我接过衣服,心里暖暖的,眼睛湿湿的。

我们公司为那家大型企业办理产品总代理业务的办事处也很快挂牌成立。办事处成立后,我们公司的业务范围扩大了。为此,公司又招聘了十几名员工。让我始料不及的是,王总竟任命我为办事处主任,全权负责这一块的代理业务。

王总又要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我沉吟了一下说,王总你先斟酌自己的事吧。王总笑了笑说,我自己的事会斟酌的,只是你这么大的姑娘了,也该考虑成个家啦。我没说甚么,低头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办事处成立一个月后,王总让我去汇报工作,汇报完工作后,王总站起身来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散发着清香,精致新颖的大红请柬,慎重地递到我的手中,小于,请你今晚参加我的婚宴。

‘婚宴’?你和谁结婚?开什么玩笑?我惊愕地挣大双眼望着眼前的他和我手中那张大红的请柬。她是我小学同学,就是好几次准备帮你介绍对象的那一个,她丈夫在一次车祸中死啦。他郑重其事地望着我说。

你为何一直瞒着我?我强忍着准备决堤的泪水质问他。

小于,请原谅我,我理解你对我的感情,但是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实实在在地生活,你应该得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王总你别说啦……我的泪水终于奔涌而出,打湿了手中那张大红的请柬……

共 6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案】爱情就是这样,处处布满了误会。从谣传到进去实质性的相恋,结果却是一厢情愿,一场情梦,转头成空。爱情路上,你情我不愿,抑或是一厢情愿,都会酿成爱情的悲剧。【:上官竹】

1楼文友: 08:19:40 很经典的一段办公室爱情,情差缘错,错爱成殇。 联系:

湛江著名男科医院
辽宁男科治疗费用
兰州癫痫病在线咨询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